BTS Yet to Come in BUSAN Yet to Come in BUSAN BTS Yet to Come in BUSANmore close

Gwangandaegyo Bridge

釜山历史

据悉,釜山地区的史前遗址有4处旧石器时代遗址、20多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和40多处青铜器时代遗址。从这些遗址、文物的分布情况,可以看出釜山的史前时代从旧石器延续到青铜器时代。

在以洛东江为中心的釜山、金海地区,“金官伽倻”得到繁荣昌盛。金官伽倻被称为“铁之王国”,是依铁而兴的“伽倻帝国”之核心势力。包括金官伽倻在内的伽倻帝国被新罗吞并。

在统一新罗时期,“东莱郡”是独立的郡,下辖“东平县”和“机张县”。但在从“统一新罗末期”至“高丽前期”的过程中,东莱郡和机张县都被重新划为蔚州的属县“东莱县”和“机张县”。另外,东平县被划分为扬州的属县。

进入朝鲜时代后,釜山发展为国家门户和对日外交的中心,尤其,签订《丁未约条》(1547)后,将“东莱县”提升“东莱都护府”,由被派遣的“正三品堂上官”进行管理。与其他地区不同,“东莱府使”管辖“倭馆”,在最前沿负责对日外交,在外交和军事方面肩负着重大责任。设在釜山浦的倭馆是日本人居住地区,也是朝鲜与日本之间贸易和交流之处。

釜山以1876年釜山开港为契机 成为近代文物涌入的窗口。随着近代化浪潮席卷而来,釜山传统城市“东莱”和眼下的“中央洞地区”开始发展成为城市。但在被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之后,釜山终归成为日本进军大陆的关口和桥头堡。

经历解放和6•25战争后,韩国的大部分地区因战争而荒废,到处都是战争留下的伤痕。幸运的是,釜山是战争的最后防线,可避免直接炮火轰炸,成为当时“韩国逃难首都”和众多逃难难民的家园。

战争后,釜山为韩国实现新飞跃奠定基础,在推动经济飞跃过程中起到“火车头”作用。釜山港发展为韩国出口据点和最前沿。随着纤维、鞋类产业等以轻工业为中心的产业发展,人口大量从其他地区涌入釜山,加速釜山城市膨胀速度。在此过程中,釜山变成商业、行政、消费的城市。

近代以来,釜山城市发生历史性复杂变化,市民社会的多样性和活力也随之增加。釜山市民对民主化的渴望最终造就10月16日这一具有重大意义的日子。2019年是“釜马民主抗争”40周年。 釜马民主抗争发生40年后的今天,人们才深刻认识到抗争的真正意义,被指定为国家纪念日。这是为釜山市民对民主化的真正渴望和成就的“迟来的补偿”,也意味着经历韩国民主化这一股巨大浪潮的釜山市民的真诚获得崭新的评价。

釜山市民社会的多样性和活力犹如火山喷发,在韩国政治社会史上起到巨大作用,并为支撑韩国经济做出巨大贡献。但是,目前以首都圈为中心的政治、经济集中现象以及地区空洞化现象加剧,釜山市民应该再次聚集力量,为实现釜山的飞跃而共同努力。目前,釜山正在通过建设作为门户机场的新机场、申办2030釜山世博会、北港改造等“城市大改造计划”实现城市的飞跃发展。

来源:釜山广域市史编纂委员会,《漫步釜山历史》,釜山广域市,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