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生活

全城战“疫” 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모단단

 毛丹丹(东明大学院)


“今天去超市忘戴口罩了,超市人员拦着不让进,还被数落了一顿”,“不管去哪都要测体温,出入都要酒精消毒”, “小区封啦,现在两天才让一个人出去买点必需品”,“门卫保安做了健康卡,每天分发,进出家门健康卡和身份证缺一不可”,“到处都封城啦,假期过去好久了我想回上海复工,结果不让进,还体验了一把宾馆一日游”……这些中国正在采取的种种严格管控举措,都是从我的家乡——江苏的亲人好友那里听说的。国内疫情爆发至封城期间,每天和家人朋友通话获知这些消息,聊起来难免苦中作乐,内心却是沉甸甸的。在中国疫情爆发期和心态转变之时,我辗转中韩两地,人生第一次过了一个 “封锁”的年,不无感慨。节后返回韩国,不管出境入境,都能感受到中韩境况明显不同。


新的一年返韩的第一天,从釜山金海机场出关时暖暖的阳光,温柔的风,我瞬间松了口气,还有几乎没人戴防疫口罩的街,依旧排着长队的美食店……这一切都让我有种“现世太平”的错觉,仿佛前两周经历的的中国封城隔离、一路来的冷清空城,只是一场梦。回到釜山住处自我隔离的两周,每天跟家人朋友联系时时关注着国内疫情转变,以为可以慢慢放下心来,没想到韩国也出现了新冠肺炎病毒。

最开始这只是中国一个国家的战 “疫”,直到后来它与每一个人甚至每一个国家息息相关。我仿佛看到一个多月前中国的一些情况,又在韩国,在其他地区国家重演。之前由于武汉疫情,釜山和韩国其他地区、企业以及其他国家纷纷伸出援手,向中国提供援助输送物资,中国人的感动和感激还滚烫于心,如今,已演变成全人类团结作战。


离釜山不远的大邱新天地教会作为一个爆发点,更是迅速引爆了整座城市的灾难,釜山也出现了一些确诊患者。甚至我的住处附近地点时常登上确诊新闻。人们很快紧张起来,釜山市政府迅速调动资源采取措施,暂缓开学,暂停活动,减少外出,所有人开始注意戴口罩勤消毒,尽可能掌握防疫手段。交通路段到处贴着提醒消毒预防病毒的标识,各区区厅每天数次向市民发送确诊患者之前的活动路线地点和时间,这个城市以最快速度进行着自我防御。


据专家称,新冠肺炎与SARS相比,前者在潜伏期就会传染,有病情轻重之分,轻症患者居多,相对来讲治愈率大,而后者重症患者居多,在确诊后传播且死亡率高。从死亡率来看,新冠肺炎由于轻症患者多,发现和隔离非常困难,所以防比治更重要。比起肆虐人间的病毒,人心不定和谣言四起也许是伤害更大的一记。备好长期居家的食品和生活用品,勤消毒,少出门,出门戴好口罩、护目镜等防疫用品,不乱跑,不去人群密集处,一定可以安然度过这次劫难。


3月已至,这是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好时节,武汉的樱花就要开了,釜山又一年的樱花季也摇曳将至,期望彼时春暖人间,待到樱花烂漫时,不再封城,摘下口罩,一如往年,千千万万人在树下看樱花,樱花也在树上看遍这千千万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