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享受釜山

[与动感釜山同行釜山路] ⑥避难首都釜山

1 길
釜山西区峨嵋洞碑石文化村半山腰上的避难首都画廊。可以发现20世纪50年代釜山的旧貌。照片为参加“同行釜山路”的人们。

1023天逃难路上的苦难与贫困…坟墓就这样变成了家


说到釜山这座城市,有几个关键词必不可少。韩国海洋首都、物流港口城市、以海云台·广安里海水浴场等为代表的避暑胜地、电影之城…还有持续了1,023天的避难首都。
70年前,韩半岛上爆发了战争。韩国以战争爆发之日为名,把这场战争称作6·25战争,英语为Korean War,中国称之为抗美援朝战争。自古以来,只要爆发战乱,受苦的总是百姓。人们纷纷南下避难。韩半岛的东南角,人口47万的城市釜山在1,023天里成为了韩国的临时首都,超越自身的能力极限,收容了无数的难民。由此诞生了环山的山腹公路、“韩国马丘比丘”甘川文化村、“韩国圣托里尼”影岛白浅滩文化村、猪肉汤饭和小麦面。 

文章·河那恩|照片·权晟勋/国家记录院/NuriBUSAN


所需时间 : 约3小时   |    峨嵋洞碑石文化村 → 云歇瞭望台 → 临时首都纪念馆 → 东亚大学石堂博物馆


피란수도 부산 

① 20世纪50年代釜山中央洞全景
② 临时首都内阁会议
③ 临时首都政府办公楼(现东亚大学石堂博物馆)
④ 6·25战争难民
 

山坡日本人公墓变成了村庄

3
峨嵋洞碑石文化村。


探索避难首都釜山之路从连釜山人都略感陌生的“峨嵋洞碑石文化村(아미동비석문화마을)” 开始。据传,峨嵋洞以前叫做峨嵋谷,源自“窝棚” 一词。还有一种说法是从峨嵋洞向下看,下面的土城洞宛如美人的眉毛,所以叫做“峨嵋”。碑石文化村的故事与日本有密切的关系。旧韩末至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以草梁倭馆(现在的釜山中区一带)为中心形成了日本人居住地。人们聚居在一起,自然会有坟墓。峨嵋洞的山脚下便建有日本人的火葬场和公墓。1945年光复后,一些人带走了骨灰,但大多数坟墓保留了下来,变成没有主人的墓地。


5年后的1950年,战争爆发。人们匆匆带上几件眼下要穿的衣服和少许粮食及贵重物品,锁上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的大门,拉着孩子的手踏上了逃难之路。历尽千辛万苦到达釜山后,混在拥挤的难民中间,他们是安心地舒了口气呢?还是感到茫然若失? 难民们在物资和工作机会较多的釜山港附近找到了落脚之处,翻山越海,在山脊和影岛等各处定居下来。山越爬越高,最终就来到了墓地所在的峨嵋洞碑石文化村。艰苦的生活令他们忘记了对坟墓的恐惧,连墓碑在他们眼中都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块。最终在日本人的公墓里诞生了以石碑作为建筑材料的“碑石文化村”。


寻找村中随处可见的石碑痕迹之路

接下来该去村子里转一转了。文化观光解说员不断叮嘱我们:“现在村子里还有人生活,一定要用温暖的目光安静地参观”。这让小编想起了不久前看的一部关于甘川文化村的纪录片,片中介绍说村民们因为访客乱丢的垃圾和噪音饱受煎熬。为了尽量不给村民添麻烦,我们紧挨着路两侧开始了村庄探险。


碑石文化村的诞生,离不开其中与韩国不同的日本坟墓文化。韩国的坟墓文化是挖墓将尸体埋葬后封坟(最近韩国也普遍采用火葬的方式),日本与之不同,火葬后将装有骨灰的坛子埋在地下,上面竖立墓碑,周围筑起祭坛。对于无处可去的难民们来说,坟墓可谓是基础工程完善的宅基。一座坟墓大约有3~4坪(9.9~13.2㎡)。



2

“墓地上的木板房”模型。


一座坟墓刚好建造一座房屋,坟墓的间隙变成了胡同路。我们在村子中央见到了“墓地上的木板房”模型。“Hakobang(木板房)”的“Hako(はこ)”在日语中是“箱子”的意思,“Hakobang”指难民们曾经住过的像箱子一样的木板房。木板房模型充分体现了建在坟墓上的房屋样式。房子周围有附近淘来的各种形状的石碑。我们排着队走在坟墓之间的一条小巷里,赞叹声不绝于耳。“天哪,这里也有石碑”,“这也是石碑啊”。根本不用担心只有自己找不到石碑该怎么办。墙上、胡同里随处可见的方方正正的石头都是石碑或石供桌。


5

石碑被用于楼梯、门槛、围墙、地面材料等多个地方。


“本打算挖地建卫生间,没想到挖出了佛像。”“长途跋涉到现在东亚大学石堂博物馆所在地去挑水。”身藏各种故事的村庄从没有门,勉强能遮雨的窝棚,历经木板房,再到现如今的房屋,不断改变,顽强地存活了下来。如今,狭窄但整齐的胡同里有了承载村庄故事的可爱壁画、令人动容的诗句、近来难得一见的亲切门牌和为居民提供方便的“公共洗衣房”等,令人倍感亲切。这一切全部是受为山腹公路村注入活力的釜山市“山腹公路文艺复兴”项目的影响。与热情的村民大婶打着招呼,绕过一条条小巷,我们来到了名字甚是优美的“云歇瞭望台”。大家跟着云彩稍作歇息,环顾开阔的釜山港全景。现在该去临时首都纪念街了。接下来连着都是下坡路。


4

​“云歇瞭望台”,远处可见龙头山公园和釜山港。


临时首都1,023天行政的中心
不过才10多分钟下坡的柏油路,走起来却依然很吃力。一边抱怨着自己酸软的膝盖和虚弱的体力,不知不觉间前方出现一块以训民正音浮雕像为背景进行学习的学生的雕塑。这里是2010年建成的临时首都纪念街。从曾被用作总统临时官邸的临时首都纪念馆到被用作临时首都办公楼的东亚大学石堂厅,当时这条路可谓是韩国最热门的政治和行政中心。我们走进了用红砖砌成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临时首都纪念馆。在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当时的釜山隶属于庆尚南道,这座建筑被建来用作庆尚南道道知事的官邸。1950年至1953年,6·25战争的爆发使釜山成为了临时首都,此处被用作韩国第一任总统李承晚的官邸。

8
临时首都纪念馆展览室难民生活区模型。


纪念馆分为再现总统书房、斋室、客厅、厨房等的空间和展览馆。参观完战争当时被用作韩国外交一号地的客厅和李承晚总统的模型所在的书房后,我们出来走向展览馆。


令人印象尤为深刻的是窝棚和它前面的背架模型,窝棚简陋到令人难以想象这里曾是人们生活的地方。小编试着背了一下以前只在电影中看到过的背架。觉得也没那么重?那你想想。你得背着水桶背架每天还要爬几次我们刚刚走过的峨嵋洞山路。然而这对难民来说却是习以为常的生活的重量。



8

东亚大学石堂博物馆。


从临时首都纪念馆出来,最后要去的地方是曾被用作临时首都政府办公楼的东亚大学石堂博物馆。它的历史与临时首都纪念馆一样跌宕起伏。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被用作庆南道厅,6·25战争爆发后被用作政府办公楼。战争结束后再次变回庆南道厅,1983年庆南道厅搬迁到昌原后,此处又被用作釜山地方检察厅的办公楼。 2002年被东亚大学买下,2009年开起了博物馆。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掠夺的象征到韩国的行政中心,如今成为鲜活的历史教育现场。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我们去的时候博物馆尚未开放,大学还在上网课。大学生离开后的校园被尚未开学的小学生们占据。目睹釜山变迁的这条街上,听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我不禁想起了当年爬上陡峭的山坡,走向建在坟墓上的房屋的难民们。以美丽的壁画为背景拍照留念的某一个瞬间,试想一下当年站在这里的难民们的心情吧!感恩我们现在所享有的和平,并祈愿全世界和平,怎么样?

[前往方法] 峨嵋洞碑石文化村:地铁1号线土城站6号出口→在釜山大学医院前换乘1-1、2、2-2路居民区小巴士,到峨嵋谷公共停车场下车。


7
用红砖砌成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临时首都纪念馆。参加“同行釜山路”的人们。


<通知>
1.希望参与《同行釜山路》的人们致电动感釜山编辑部(+82-51-888-1298)或发送电子邮件(naeun11@korea.kr)申请即可。我们会单独联系获选的人员。免费参加。
2.临时首都纪念馆:为了防止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散,请提前在网站(museum.busan.go.kr/monument/index)上预约后参观。如有剩余名额,可直接入场。必须佩戴口罩。